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推出新情报法草案冀阻吓境外曝料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8日 转载)
    中国推出新情报法草案冀阻吓境外曝料


    图为中国人大咨询国家情报法草案网络截屏
    网络照片
    
    ( 法广RFI 小山)中国推出《国家情报法》草案,赋予应对境内境外涉及中国国家情报问题的权力。国家情报法草案可针对中国人在境内以及境外涉及中国情报案,但是否针对境外外国人被指控涉及中国国家情报法范围的涉案。专家认为,中国推出国家情报法草案,意在阻吓类似郭文贵的海外曝料。*
    
    据美国自由亚洲报道,中国官方5月16日低调公布首个《国家情报法》草案,将实施范围扩大至境外,赋予当局监控和调查外国人的权力。有评论称,此类做法早已存在,中国当局此时以立法形式公布,意在恐吓。也有分析指,该立法或与富商郭文贵在海外爆料中共高层贪腐丑闻有关,意在遏制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内部知情者出国爆料黑幕。
    
    根据当局发布的《中国国家情报法(草案)》内容显示,该法将衔接已经出台的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反恐怖主义法等。授权官方在调查国内外个人和团体时,可监控嫌疑人、突袭住所,并扣留车辆和设备;允许情报当局进入“管制区”、使用“技术侦察手段”;令海关及边境进行检查,或采 “隔离”以及“行政拘留”手段。
    
    据自由亚洲引述人权律师任权牛称,中国情报人员权力很大,此类做法早已存在,现在上升到法律层面公布或意在恐吓,而法案中所指的“情报”具体内容模糊,担忧执行人滥权:
    
    任权牛指出,中国“新闻法这么重要的法律都没有,情报法这个东西本来有没有都可以悄悄地做。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上升到立法的高度去弄。情报法立法我觉得是属于国安或国保部门掌握的什么信息,他们内部的一个东西。作为普通民众的话,说情报这个东西,感觉很陌生。我作为律师也是不太明白什么叫情报,什么内容的东西叫情报。”
    
    中国人大常委会去年12月就曾特别审议了该草案,但官媒没有透露其中更详细的内容。有港媒报道指,中共国家安全部有可能被拆分为国家反间谍总局和国家情报总署。但此草案中仅说中国将建立“健全集中统一、分工协作、科学高效的国家情报体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将保证国家安全视为执政首要任务。2013年,习近平设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并出任主席,随后又成立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同年11 月,全国人大通过《反间谍法》,这是中国首次以法律形式具体界定间谍行为。 此后,中国又相继通过了《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等一系列反恐、管理外国非政府机构的措施和法规。
    
    报道还引述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认为,表面上看是针对国家机密和国家安全立法,但相信与郭文贵事件引发当局恐慌有关,实为阻止内部派系斗争令徇私泄密频发:
    
    朱欣欣指出,“他设立这个法很可能就跟郭文贵最近爆料中共高层的丑闻有关系,设立这个法规借此把一些不是国家秘密的,比如涉及到中共高层党内的丑闻,也纳入范围。很可能要 借此进行迫害揭露他们的黑幕的人,如同用‘煽动颠覆国家’这么荒唐的罪名来迫害自由民主人士。我想就是他们进一步加强言论控制,也唯恐他们内部的人,在权 力斗争派系斗争中往外爆料。”
    
     (博讯 boxun.com)
4172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论坛最新文章: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会徽正式揭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