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四千万人规模的DNA数据库引发人权争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9日 转载)
    (法广RFI 上海视窗-上海特约记者 沈愚)近日(5月16日),总部在纽约的知名人权NGO人权观察对中国警方目前正在推进的全国性的DNA数据库可能带来的人权问题提出质疑和预警,认为其“缺乏监督、透明和隐私保障”。*
    
     根据该机构的调研,2000年代初期,中国公安部就开始建立名为“法庭科学DNA数据库系统”(又名“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应用系统”)的全国性可查询DNA数据库,它是整个公安信息化项目“金盾工程”的一部分。

    
    到2015下半年,中国公安部已录得4千4百万件“未分类数据记录”,号称世界最大同类数据库。这些数据是从超过4千万人身上提取,另有150万笔取自刑案物证。公安部还建有另一个“打拐DNA数据库”,已录入513,000份DNA记录。当局表示该DNA数据库的用途是侦办犯罪,例如恐怖主义活动和人口贩运,以及辨认尸体和流浪人员的身份。
    
    按照中国法律,公安机关收集DNA样本只限于侦办具体刑事案件所需。
    
    中国《刑事诉讼法》第130条规定,在刑事侦查过程中,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狀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资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绝检查,侦人员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检查。”
    
    中国法律并未规定DNA样本可以保存、分享或使用多长时间,也没有说明如何对采样手续提出申诉。人权观察质疑,“中国公安机关利用手中大权广泛收集DNA,却缺乏有效的隐私保障和独立的司法系统,中国正在将它的奥威尔式体制推上遗传学的层次。”
    
    首先,由已知个案看来,中国收集DNA未必与具体刑案侦办有关。公安机关通过运动形式大量收集一般公民的生物数据,只是因为收集“基础信息”已被该部门列为工作目标。
    
    调研显示,许多曾遭公安采集DNA的民众将他们的经验详细发表在社交媒体平台,包括微博、知乎、百度知道、贴吧和天涯。
    
    有些网民在贴文中描述,官员来到他们的住家、学校或工作场所对他们进行采样;但没有一个人说到官员曾出示搜索票或事先通知来访。其他人则是在向公安机关申办证件时被要求提供DNA样本,例如居住证和身份证。还有些人是被公安人员带回派出所问话时遭采集DNA样本,尽管他们大多数并未遭到正式的刑事拘留或逮捕。有些人在网络上表示,他们“不想被采集DNA”或对个人信息被提取感到“很生气”。
    
    此外,DNA的采集,往往以远超过“嫌疑人与罪犯”的广泛类别为对象。这些类别因时因地而异,但通常包含:“重点人员”,即当局眼中具有潜在威胁的人员,如异见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和其他曾有犯罪纪录人员;“工作目标”,也是公安机关用来描述其关注对象的含糊词汇,例如涉嫌行政违法或刑事犯罪者;以及流动人口,即非属本地户口的人员,包括农民工。有些运动以特定场所为目标──旅店、娱乐场所、网吧和出租房──凡是公安认为“可疑”的人员都可采集其DNA。
    
    这种做法是公安预防性执法的一种形式。有些地方公安机关以民工为目标实施采集DNA的运动,类似的做法可以看到许多通知和报道。
    
    人权观察质疑,中国许多地区的警方正在强迫一般人──既非罪犯也非嫌疑人──抽血提取DNA。其他样本则来自早已受到政府锁定监控的各种弱势人群,包括移民工、异见人士和维吾尔族穆斯林。由于公安部门大权在握,且隐私权在中国尚无可诉性,人们几乎没有能力抵制这种个人信息的收集。
    
    这家人权机构认为,DNA数据库并非当然不合法,在某些情况确实是可以接受的办案工具。但若要达到中国已签署但尚未批准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规定的隐私权国际标准,DNA的采集和储存机制必须受到周延管制,范围尽量狭窄,并与所欲达成的正当安全目的成比例。
    
    联合国隐私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曾指出,DNA数据库可能导致人权问题,包括“可能被滥用于政府监控,包括确认亲属和父子关系,以及造成寃错假案”。此外,未经充分知情同意收集DNA数据,只在极有限的情况下是合理的,例如侦办重大犯罪的需要,而且必须基于符合人权的理由事先立法许可。*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认为, “DNA采集在侦办具体刑事案件时是正当的警察执法行为,但前提是人们的隐私获得有效保障。”
      (博讯 boxun.com)
3251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 再听《野草》低吟浅唱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 川普做事太任性
  •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宁死不敢当俘虏
  •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
  •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 中国最牛父亲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
  • 郑恩宠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 姜维平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大连肃清薄熙来余毒
  • 台湾小小妮欠債還債
  • 廖祖笙廖祖笙:把一切交给时间
  • 郑恩宠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邱国权“中国公民”乎?“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 万古视频滕彪:除了革命,中国已经别无道路
  • 严家祺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万沐埃尔多安四头通吃
  • 藏人主张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 仓库恶心!上海陈恩宠无耻造谎言傍名人自编自导“抄家秀”
  • 郑恩宠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 中国控诉冒雨控诉,撕开中共利益集团的丑恶嘴脸/控诉记(795)视频
  • 基督化生活先知
  • 独往独来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论坛最新文章:
  • 短片竞赛也是戛纳的一大风景
  • 朝鲜叛逃最高官晤法广 指朝核唯一解决法
  • 难民政策:奥巴马为默克尔撑腰
  • 伊朗或已建第三座地下导弹工厂
  • 上海前检察长陈旭被开除中共党籍移送司法
  • 法新政府解住房荒首在完善现制 不急新法
  • 英国将反恐警戒级别提高到最高级
  • 特朗普首赴北约会议引发期待和关注
  • 法国古典园林
  • 中共十九大前的人事调整不断加快
  • 曼城恐袭八嫌犯被捕 英或停与美分享信息
  • 香港反驳穆迪调降评等
  • 曼城恐嫌非独狼 马克龙使劲打恐
  • 妮可基德曼红毯再现身 媒体欢迎『牡丹花下』
  • 北京:中国两艘军舰对美舰予以警告驱离
  • 北约首脑会两位新人:马克龙与特朗普
  • 马克龙阵营清新面目出现第一个斑点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