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1949:隔离、断绝和中美外交风云的转折之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12日 转载)
    
    《动如脱兔:毛泽东、杜鲁门和1949年现代中国的诞生》(A FORCE SO SWIFT:Mao, Truman and the Birth of Modern China, 1949)
    

    凯文·珀雷诺(Kevin Peraino)著
    
    图文版,379页,皇冠出版社(Crown),28美元
    
    凯文·珀雷诺的这本精彩纷呈的书讲述了1949转折之年的故事。是年,毛泽东的中国共产党上台,发生剧烈变化的不只是中国国内的局势,还有中美关系。美国曾在数十年间与蒋介石的国民党保持密切的联系,其中包括组建战时联盟,此后一头扎进与中国的冷战,随后是热战(在朝鲜半岛),接下来的几十年,两国外交几乎完全中断。
    
    透过一群声名显赫的人物的视角,《动如脱兔》详细纪录了这些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变化,其中包括时任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美国众议员周以德(Walter Judd)、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Gen. Douglas MacArthur)、“大元帅”蒋介石、蒋夫人、毛泽东、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领衔主演则是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Dean Acheson)——他那浮夸的八字胡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雷斯顿(James Reston)称为“政策规划的重大成就”。珀雷诺的叙事并没有把读者带到欧洲,作为战后全球秩序的一次“创世亲历”(此处借用了艾奇逊回忆录《创世亲历记》[Present at the Creation]的表述。——译注),而是让读者置身于蒋介石败给毛泽东之后席卷亚洲的那种含糊而矛盾的风暴系统的创始之时。“我到得正是时候,眼看着他在我面前崩溃,”艾奇逊感叹道。这种所谓“失去”中国的观念,影响了此后数十年的历史进程,直到今天美国仍在摸索如何更好地应对一个愈发自负的中国。
    
    1949年,艾奇逊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做出军事回应的压力,但他坚定地予以拒绝。在欧洲,马歇尔计划和北约(NATO)让美国显出坚决反对苏联、站在民主阵营中的姿态。但在亚洲,艾奇逊表示,“现在显然是共产党占据了优势”。他拒绝按照在中国传过教的明尼苏达州共和党议员周以德的要求行事。周以德坚称,鉴于亚洲将发生“影响未来一千年的大事”,美国应该对抗毛泽东,就像此前在欧洲对抗斯大林一样。“我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们为何无法拿出一项能同时在两大洋行得通的政策,”他抱怨道,尤其是在那些“信奉真正自由”的中国人面对“灾难”之际。
    
    自称是实用主义者的艾奇逊,和他的政策规划司司长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一样,认为毛泽东的胜利是由“超出我们控制力之外的巨大深刻的本土力量”带来的。由于贪污腐败盛行,蒋介石的“大厦看似即将倾覆”,促使艾奇逊呼吁进行“战略克制”,并打造一个旨在遏制中国的“大新月形保卫圈”,正如参议员阿瑟·范登堡所言,华盛顿可以采取“某种观望政策”。
    
    但随着中国落入共产党手中,艾奇逊担心杜鲁门的威尔逊理想主义或许会推动其更积极地反对共产主义的“虚假哲学”。事实上,即使凯南宣称美国“尚未真正做好带领世界走向救赎的准备”,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一党制也有着与美国完全相悖的价值观,因此华盛顿的一些机构已着手开展针对毛泽东的秘密行动了。美国很快就采取了一种对冲策略,声称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中国的共产主义,但还是激起了毛泽东的偏执情绪。此外,杜鲁门和艾奇逊正受到凯南以及有魅力、有人脉的蒋介石夫人等人的煽动。蒋夫人当时住在美国,她坚持不懈地多方游说,只为驳斥这样一种观点:美国积极支持由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的事业,用杜鲁门的不屑之词来说,无异于“往老鼠洞里灌沙子”。
    
    蒋夫人是虔诚的基督徒和个人自由的信奉者。当艾奇逊发布被他称作“大炮仗”的中美关系白皮书时,她非常震惊。白皮书称,“国民党军队本来不一定战败,他们是自行瓦解的”;“这一无可避免的悲哀事实,是不受美国政府掌控的中国内战的险恶结果。”《纽约时报》的一篇关于白皮书的文章,标题这样的:“美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蒋介石政权。”
    
    蒋夫人认为,艾奇逊的态度意味着美国不仅背叛了一个忠实的盟友,还背叛了其自身关于自由和民主的崇高价值观。她愤怒地离开位于里弗代尔区的寓所,返回台湾,并声讨在她看来出卖了“自由中国”的那些“道德弱者”。“中国游说团”的其他成员,比如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则通过谴责那些“在太平洋地区鼓吹绥靖主义和失败主义的人”,继续跟艾奇逊唱反调。
    
    1949年是很多断层带开始出现的一年。美国内部的一个断层,存在于支持消极遏制中共的人和寻求积极回击的人之间。这种分歧,为今天依然存在的结交派和对抗派之间的矛盾奠定了基础。而珀雷诺这本书的结尾读起来颇似一句墓志铭:“1949年的争吵以它们自己的方式延续至今。”
    
    事实上,尽管“结交”中国的良好效应备受期待,但随着习近平主席最近收紧对各个重要领域的控制,与40年前改革开放之初相比,中国当下的道路愈发远离了自由民主规则,也愈发难以契合美国的利益。40年前,很多中共领导人都公开表示,希望看到中国朝着更具宪政和法制色彩的方向前进。但中国并非由在海外受训的(不仅是工程、商业管理和科学方面)的精英引领,也没能让这些人在东西方鸿沟的两边都能感到自在,中国高层领导人至今仍然被关于羞辱、迫害和“外国敌对势力”的官方历史叙事拖累,仍然受到民族主义的裹挟,就连和美国对等官员的私人关系稍微亲密一点,都会招人怀疑。
    
    从1949年至今,70年过去了,长期存在于两国政治体系及价值观之间的鸿沟仍在扩大,并引发令人不安的疑虑。当前的中国官员背负着弥合不断扩大的东西方鸿沟的重任,却缺乏至关重要的东西,无法像他们之前的国民党那样以开放、轻松的心态与外界互动。(例如,据我所知,中国没有哪个党内高官或高级军官的配偶是外国人。)此外,共产党正在排挤那些在它看来受西方影响过大的人,觉得他们不值得信赖,它甚至试图屏蔽那些与其不一致的来自外国的声音。结果,对两国间充分、健康的互动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整套东西都在消失。
    
    当中美双向贸易额、投资额和旅游规模日益增长的时候,中美决策者之间的隔膜也在加深,这让两国缺乏用以开创更和谐相融的未来的关键工具。中国实现了令人惊叹的经济“复兴”,获得了新的财富和权力,却没有相应地重现蒋介石的国民党官员乃至蒋夫人所拥有的一种难以捉摸的特质——当初正是借助这种特质,他们才得以同外界进行更加全面的交流。缺乏这种难以把握的世界主义,是两国间的一个重大障碍,会损害其重设游戏规则、和睦相处的能力。目前还看不到问题在短时间内有得到修复的可能。
    
    艾奇逊曾在1949年问道,“什么是�赡艿模裁词遣豢赡艿模恍┬卸嵊惺裁春蠊硪恍┑暮蠊只崾鞘裁矗俊毕秩缃瘢⒍俦匦朐俅尉痛俗龀雠卸稀R恢背渎部赖闹忻拦叵担俅呜叫韪脑臁2还煌阽昀着翟谒獗臼适敝髦幸砸巳胧さ谋蚀ッ杌娴�1949年的世界,在我们当前的全球化世界中,隔离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30323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光诚首现国会听证 要求公开中美外交协议
·杨洁篪任国务委员,突显重视中美外交
·北木观察:中美外交,这一举动很危险
·高文谦:中美外交棋局与人权
·岁末观察:中美外交走入2014年/谭清博 (图)
·高智晟家属出国是中美外交交换的结果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 明暗經緯錄蘇小妹請教基辛格博士?你怎麼自圓其說,中華民國憲法存在
  • 滕彪“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 陈泱潮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前首相卡梅伦再出山 参与一带一路合作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