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静波: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转载)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亚洲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说,日本警方规定不允许证人与受害者家属见面。为了这句话,我去请教了日本律师。律师说:“日本法律没有这一方面的限制性规定。”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我还是要肯定她,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面对已经变成杀人犯的前男友,勇敢地负责任地说出真相!就像被你称为“三叔”的江歌那样,侠义、正直、善良!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
    
      【江歌事件】江歌,女,1992年出生在山东省青岛的即墨市农村,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2015年,母亲用拆迁费所得送她到日本留学。读完1年语言学校后,考入日本法政大学大学院攻读研究生。2016年10月,江歌的同乡好友刘鑫与同居的男友陈世峰闹翻,江歌接纳刘鑫搬到江歌的公寓同住。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的公寓,并要求与刘鑫见面。江歌接到刘鑫的求救电话后赶回家中,劝走陈世峰。当夜,刘鑫接到陈世峰威胁微信后,联系江歌在车站等她陪她一起回家。江歌在车站等刘鑫时与妈妈通了长时间的微信电话,一直等到刘鑫走出车站后才挂断。在江歌和刘鑫回家后,刘鑫先进家门,江歌半个身子进家门后,遭到潜伏的陈世峰的袭击,身中十余刀遇害,年仅25岁。刘鑫在屋内无恙。
    来源:墙外楼
     (博讯 https://boxun.collateral-freedom.org)
94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静波:李克强记者会假 我是该举手还是举手 (图)
·在北京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的录制/徐静波 (图)
·今年北京两会的气氛有啥不同/徐静波
·徐静波 :纪念甲午
·两会饭钱瘦了,安保胖了/徐静波
·铁飞燕与申纪兰 谁更有资格当代表/徐静波
·“中南海智囊”透露出的中国政改思路/徐静波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 陆文:肾盂肾炎32
  •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 科学信仰者
  •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 纪委就是黑社会
  • 梁山元老朱貴-從茅盾評水滸人物和結構說開去(之二)
  •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 陆文:肾盂肾炎31
  •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情商智商灵商
  • 曾节明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 藏人主张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 东海一枭关于杂家
  • 谢选骏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 张杰博闻毛泽东的文革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欢还是灾难?
  • 中国战略分析苏星河:分化的时代
  • 高洪明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 金光鸿各省必须独立建国
  • 谢选骏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 李芳敏144000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8最重要的是
  • 谢选骏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78期)
  • 独往独来徐文立;报考
  • 谢选骏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 冯正虎护卫冯正虎八年多的财政开支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7-1: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1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报:廖亦武指中国食言刘霞仍是个囚犯
  • 大马前纳吉指生命安全有虞吁请警方保护
  • 中南财政教授课堂批评修宪爆遭处分教职不保
  • 伊核:欧盟试加战略导弹限制与中东行为制约
  • 李显龙速访马哈迪 料求抱团共识
  • 戛纳金棕榈奖片《 小偷家族》关注边缘人
  • 留澳陆生反台独威胁杀台生一度遭警送疯人院
  • 微信疯传拜中美贸易谈判所赐 网络围墙已拆?
  • 委内瑞拉:民怨沸腾现总统却为何稳操胜卷
  • 心理战?印军指中国歼20假隐形 解放军反驳
  • 天安门母亲:29年来政府始终无视我们的存在
  • 港媒传郭文贵降价求售纽约豪宅
  • 中方高调曝光轰6K南海岛礁机场起降 美批评
  • 评论指中国收编“爱国爱港”科技人才居心叵测
  • 赛马会预测港人本届世界杯非法赌注达3百亿港元
  • 揭朴丑闻韩媒体人同情港记者“习下难见光明”
  • 蔡英文执政两周年 虽遭陆打压民众支持过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