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2日 来稿)
    
    中国难民我张淑凤母女在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们来到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举牌“请求UNHCR帮助/Request UNHCR help”是希望联合国UNHCR官员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在联合国UNHCR门口举了两个多月的牌子,联合国UNHCR难民署官员至今不闻不问,无人管。
    每天泰国政府的高级官员、泰国政界人士以及国安部队的高级将领都会从联合国UNHCR门口经过,我们在联合国UNHCR门口举了两个多月的牌子,泰国警察都没有管过,然而今天2017年7月19日下午5点十分,来了两位泰国警察,不让我们在这里举牌,我们说:“我们在联合国UNHCR难民署门口举牌,跟你们泰国政府的高级官员、将领等没有关系,我们写的是请求UNHCR帮助。”泰国警察说:“不行,”这个泰国警察过来就要抢我的牌子,并一拳打在我的胸口上,我当时坐在UNHCR难民署门口的台子上,我赶紧扶住台子,腰扭了一下,差一点从台子上掉下来,而且牌子被撕坏了,我女儿给泰国警察拍照,这个警察一巴掌打在我女儿的胳膊上,当时胳膊上有五个红手印。
    而且在2017年8月8日下午2点49分,我坐在联合国UNHCR门口的台子上,我再次遭到泰国警察的毒打,一拳打在我的太阳穴上,并连续打在我的胸口上,我倒在了草丛中,腰被扭伤。而且牌子被撕坏,我女儿马上给泰国警察拍照。当时傍边有很多巴基斯坦、叙利亚的难民,都看到了,其中有一个黑人难民手指着泰国警察用英语谴责他的野蛮行为,这泰国警察才住手。我们很感谢这位黑人难民。为什么这个泰国警察出手这么狠毒、阴险直奔我的太阳穴打去,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在博讯网上曾看到这个泰国警察也曾打过一位中国难民母子俩。
    之后我去胜利纪念碑的Rajavithi医院,医生让我照了X-ray,照完X-ray,医生给打了三针,等了很长时间,最后医生的诊断证明是:头部右侧最小挫伤伤口,属于身体攻击。医生让住院观察。8月9日(第二天)上午中国难民:王君华大姐和雄代英律师得知我被泰国警察殴打住院,马上来医院看望我,我非常感谢他们二位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住到第三天8月10日我们就走了,因为我们生活极度困难,交不起这些费用,医生就给开了药,医生说:“你要回去继续吃药,卧床休息,最好过来复查”。我女儿告诉我:“右边太阳穴红肿,”我眼角疼痛,头也很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胸口胸闷上不来气。
     当时发生这一幕,联合国UNHCR难民署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却视而不见;UNHCR的安保人员也看到了,却熟视无睹,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联合国UNHCR工作人员有保护难民的权利,我们母女在联合国UNHCR门口发生泰国警察殴打中国难民的事情,作为UNHCR的安保人员也有保护难民的职责,可是他们却视若无睹。联合国UNHCR门口有监控录像为证。这个泰国警察跟中国警察一样,这个泰国警察就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侵犯人权,欺压难民。
     而且,第一,我们母女在联合国门口举牌子没有影响交通。第二,我们没有去拦截泰国政府的的高级官员、将领等人的车。第三,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我们的牌子写的是“请求UNHCR帮助/Request UNHCR help”,是希望得到联合国UNHCR官员的帮助,跟你们泰国政府的官员、将领等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们坐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门口的台子上离马路还有4米多远。为什么你们泰国警察要殴打在联合国难民署举牌子的中国难民呢??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和安保人员看到我们被泰国警察殴打,却置之不理,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暗地勾结泰国警察指使并殴打在联合国难民署举牌子的中国难民。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们被打,见死不救,没有人性,惨无人道。
    由于前些日子我们母女所有的钱财丢失,现在的生活极度困难,我们欠房东4个月的房租,我们母女出去坐免费车、吃免费饭,周六、日做礼拜在基督教会吃饭,教会剩余的饭菜拿回去吃,有时候教会的弟兄姊妹会给我们一些旧衣服。我们平时都去市场捡菜。
     而且我女儿在国内上大学,刚上一年级,来泰国就失学了,上不起学,我们母女俩签证过期,属于非法滞留,泰国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泰国不承认难民法。我们母女无法正常的工作,我们生活在曼谷最简易的房子,每天的生活可以填饱肚子就可以,现在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困苦,我们有苦没有地方说。
     2017年2月9日(周四),我来到了BRC,我们把现在的生活困境告诉了中国翻译,他听后马上去楼上叫下一位女同志,说是服务部的负责人,我们把现在的生活困境对她说了,女同志说:“你们去找教会要钱,”我是联合国的正式难民,有困难当然要找你们BRC,而不是去找教会,而且教会已经帮助我们了,教会剩余饭菜我们拿回去吃,有时教会弟兄姊妹会给我们一些旧衣服,我们还怎么能向教会要钱呢?之后BRC的社会服务部的负责人总是推脱,不管我们母女的死活,BRC每周二有UNHCR的工作人员接待难民,而且还是需要提前排号的,我们没有号,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说:“给�悴宥樱媚憬裉旄鶸NHCR的工作人员谈话。”联合国UNHCR的工作人员和BRC社会服务部的负责人他们互相勾结在一起,故意为申请救助的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还有陷阱,而且当天他们还给房东打电话,后来房东告诉我们:“他们没有诚意帮助你们,他们总是推脱,你应该找上级领导去反映此事,才能帮助你们”。我们母女遭到中国政府的严重迫害,逃到泰国,还要遭到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和UNHCR的工作人员串通一气、勾结在一起为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还要受到她的迫害,使我们身心受伤,我们欠房东4个月的房租,我们现在的生活非常的艰难困苦,我们有苦没有地方说。
     我很气愤,这位自称是BRC社会部的负责人的女同志和UNHCR的工作人员勾结在一起,故意为申请救助的难民设置重重障碍,让我看到在一个自由民主的泰国,出现了中国政府的官僚式作风。我们母女在被逼无奈身处困境的情况下,才到联合国UNHCR门口举牌,我们举了这么长时间的牌子,我的问题至今都得不到解决,无人管。
    自从我被泰国警察殴打,我身心疲惫、头痛难忍、胸口疼、胸闷,上不来气,腰疼的更加剧烈,尤其是联合国UNHCR官员对我们母女的不闻不问,更加的加深了对我们母女的迫害,我们的生命安全遭到严重迫害,使我们母女的人身安全的处境更加严重。因为我们母女现在属于签证过期属于非法滞留,我们极度恐慌,害怕泰国警察报复我们,导致我们母女生活在担忧和惊恐之中,身心遭受严重创伤。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高度重视关注我们母女的生命健康;同时向其余在泰国的人权机构发出紧急求救,恳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能为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政治庇护和保护难民!请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解决我们母女的燃眉之急并尽快将我们母女送往第三国,让我女儿恢复学业。
    谢谢
     中国难民张淑凤
     电话:0802765179
     于2017年8月9日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中国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第二次被泰国警察殴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0304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难民张淑凤母女在联合国难民署门口被泰国警察殴打 (图)
·滞泰难民张淑凤在泰国沉痛悼念曹顺利大姐
·滞泰难民张淑凤曼谷被困,遭遇冰火两重天 (图)
·滞泰难民张淑凤曼谷街头举牌问候国内良心犯 (图)
·北京顺义强拆户张淑凤携女张南逃泰国寻庇护 (图)
·滞泰难民张淑凤在曼谷街头举牌“反对酷刑,关注谢阳” (图)
·北京冤民张淑凤出逃泰国,誓与邪共血战到底 (图)
·山东维权人于新永呼吁关注北京张淑凤境况遭传唤
·北京维权人士张淑凤、张德利夫妇遭警察殴打虐待
·张淑凤诉北京公安局行政复议案10月10日开庭 (图)
·张淑凤的丈夫张德利被刑拘已15天 急需律师介入 (图)
·北京大阅兵维权人士张淑凤被关黑监狱遭虐待 (图)
·维权人士张淑凤控诉北京高院员工的恶劣态度
·北京警察将维权人士张淑凤打伤 却不出钱看病
·北京维权访民张淑凤再被顺义警方欺辱
·中共两会维稳,北京维权人士张淑凤被派出所殴打(12图) (��)
·两会来临 北京访民张淑凤遭警方控制拍照被打 (图)
·再被仁和派出所指示的流氓跟踪殴打/张淑凤
·妇女主任贪污张淑凤困难补助 多部门投诉都不管 (图)
·北京访民张淑凤被非法拘禁在派出所 其丈夫失踪 (图)
·张赞宁:张德利张淑凤诉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 (图)
·张德利张淑凤诉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
·访民张淑凤、张德利夫妻16日开庭 (图)
·张淑凤讲述北京第二中级院造假公开开庭/视频
·吉书记的十八大安保和张淑凤一家人的低保
·人权日,张淑凤想起和曹顺利大姐在一起的日子里 /张淑凤
·可悲的中国政府 可笑的法制宣传日 /张淑凤
·张淑凤虽然逃到泰国,但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张淑凤
·于新永:呼吁北京顺义警方善待张淑凤
·北京访民张淑凤对第二次非法劳教提起行政复议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 张三一言转:散了吧,推特党
  • 盛雪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 东海一枭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69)
  • 藏人主张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 东海一枭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 謝田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 谢选骏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 东海一枭天下事皆吾家事
  • 谢选骏“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 陈泱潮《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简介(1图)
  • 谢选骏十九大与火葬场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谢选骏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 滕彪One-manrule?China'sXiJinpingconsolidatesgriponpower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