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647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光复中华民国义士聚集纽约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8日 来稿)
    
    纪念黄花岗革命烈士
    
    继承黄花岗革命精神
    
    光复大中华民国
    
    

    

    紀念黃花崗起義107周年大會2018年4月28日在美國紐約隆重舉行。200餘人與會,座無虛席,莊重熱烈。著名歷史學家、光復大中華民國發起人辛顥年教授做了專題演講,數位著名僑領和復國義士先後發言。大會吹響了民主復國號角,正式拉開中國民主革命復國運動的序幕。
    
    黄花岗杂志社和光复中华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是本次纪念大会的主办单位,为大会的举行进行了近半年的筹备工作。
    
    本次大会涌现一批八零、九零后来自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地区的年轻人,其中主持纪念大会的两位年轻人,一位是大陸民國派青年代表、留學生出身的孫鈺同学,一位是從台北趕來的台灣民國派青年代表、研究生孫明鴻同学。負責整個會議攝像和製作等重要工作的人员是民國派台灣青年小組,他們工作認真,勤勉,有礼。年轻人的出現使整個大會充滿著朝氣。
    
    纪念大会在全体与会人员合唱中华民国国歌的雄壮歌声中开幕。随后按主持人的提议,全体与会人员起立为中国民主革命先烈和刚刚在中国大陆被迫害去世的民国派卓越代表杨天水先生默哀一分钟。
    
    纪念大会由紐約著名侨领、黄花岗杂志社社长马佩华女士致开幕詞,随后舊金山、芝加哥和紐約著名侨领和老国民党员楊海平、袁立平、王寶銘等人先后登台发言,他们热情洋溢地表达了对黄花岗烈士的崇敬之情和对本次大会及光复大中华民国的坚定支持。
    
    著名歷史學家、光復大中華民國的發起人辛顥年教授做了專題演講。辛灏年教授演讲的題目是:“民國人的理想和黃花崗的精神”。
    
    辛灏年教授首先講了什麼是民國人?民國派?講了“家族復國主義,民族復國主義(含文化復國主義),宗教復國主義,特別是民主復國主義”,針對今日中國提出我們要做一個“革命的民主復國主義者”!而民主復國主義者就必須擁有“黃花崗的精神”。
    
    辛灏年教授进一步阐述了什么是黃花崗精神。辛灏年教授说,黄花岗精神就是敢為民族而赴死的民族主義精神!敢為共和而捐命的共和主義精神!敢與暴政決生死的絕不恐懼精神!敢捨所有換乾坤的共同奮鬥精神!
    
    辛灏年教授进一步说,今日的中国人需要继承和发扬黄花岗精神,驅除馬列,推翻專制,光復民國!唯有如此才能有自由和民主。
    
    大會上當有人問辛灏年教授“你們為什麼還不建立組織?”时,辛灏年教授大聲回答說:“我們將在本次會議上正式建立‘大中華民國光復會’!並決定籌建‘中國國民黨革命復國委員會’。前者為民眾團體,是為不能舉旗的大陸人民舉旗;後者是革命政黨,去承擔今天中國國民黨所不能為也無心去負的責任。此刻,大会全場响起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聲。多位与会人士竟然为辛教授的这番言语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纪念大会后半阶段是来宾发言及辛灏年教授回答与会者提问。来宾登台发言者有著名的时评人則席教授(大師兄),王若望遗孀洋子師母,媒體聞人陳凱先生,著名民運人士林牡晨先生,大陸民國派學者李明和台灣中華大學副教授曾建元等。
    
    纪念大会历经四个半小时后胜利闭幕。
    
    纪念大会结束后,部分与会人士神情激奋地在纽约最大华人社区法拉盛举行短暂游行并合影留念。
    
    

    本次大会經費完全由光復委和黃花崗雜誌社的幾位同仁承擔,沒有公开或私下募捐,但会前及大会期间收到各界人士踊跃捐款近8000美元。纪念大會還未開始,已經98歲的何天開老人步履蹒跚地来到会场對会务组成员說:“我把支票給你们送來了。”。他從政府養活他的微博收入里又積攢了1200美元支援光复民国事业,他的如此作为已经多年。
    
    本次大会采取公开自愿报名参会的形式,自公布大会报名公告后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內,报名参加大会的人数远远超过计划人数。本次大会的与会者路费自理,食宿由会务组承担。
    
    大会筹备和举行期间得到海外紐約华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其中有50年國民黨黨齡的國軍退役女軍人周鳳萍女士和紐約著名僑領馬珮華女士带领她们的社团为大会的召开做了大量的籌備工作。
    
    大中华民国光复会成立
    
    

    纪念黄花岗起义107周年大会闭幕后次日(即4月29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坚定民国派人士召开閉門会议,五十多位報名參會者經過慎重討論,做出了協助兩岸三地民國人建立“大中華民國光復會”的重要決定,对“大中华民国光复会”的总体章程进行了广泛讨论并基本达成一致。
    
    与会人士对中国百多年历史进行了反思和总结,认为历史事实很清楚,中华民国才是新中国,中华民国的国体和政体是真正的民主共和政體,符合人类文明和普世价值。中华民国文化传承了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也汲取了近代西方但進步文化。中华民国政权,才是中华民族一脈相承的正统政权。而中共及中共政权是由当年共产国际和苏俄派出的政治组织和扶持起来的政治势力,其既不類似中国历史上的皇权复辟,其政党和政权的文化也不是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而是来源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共是外来政治势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是彻头彻尾的外来政权,不仅是专制复辟,还是极权型的共产专制。所以,今日之中国人要“驱除马列,光复民国”。
    
    與會人員一致认为,重回中华民国的道统、国统和法统,是推翻中共统治,实现中国民主宪政最便捷的途径。同时,大家认为中国大陆民间涌现了人数众多的民国派,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的诞生奠定了社會基础,更为“民国潮”转变为革命复国运动奠定了群众基础。
    
    与会者一致推举辛灏年教授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会长,并赞成由会长辛灏年教授任命组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的管理决策委员会和各职能部门。
    
    被推举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会长的辛灏年,在“光复会”成立大会上致辞说:“民国派是被大陆民间反思运动催生的,今天在长江南岸,民国派的秘密组织不下于1500个。仅仅从力量上来看,民国派在大陆的人头,可能比维权人士还要多。包括共产党在内,各行各业,特别是知识界,趋向民国、意欲民国回归的人有多少?这是不得了的数字。还有国民党在大陆留下的几千万‘蓝二代’、‘蓝三代’甚至‘蓝四代’,里面有多少民国派啊。我认为,民国派在中国大陆的社会基础已经基本形成。”
    
    辛灏年教授表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有着崇高的理想并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他说:“我们有别于其他的民主运动组织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有着很明确的复国纲领、具体目标,我们的理想和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的理想就是终结中共专制,光复中华民国。”
    
    参加“大中华民国复兴会”成立大会的代表们表示,中共的极权专制统治已走到穷途末路,一个民国复兴运动就要在中国大陆出现,他们将为此而努力奋斗。
    
    大中华民国光复会是以中国两岸三地为中心的群众组织,以为革命复国运动扩大群众基础,壮大群众力量。凡支持光复中华民国者,不分年龄、性别、民族、国籍,均可申请加入。
    
    与会者一致认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有两大主要任务,一是广泛宣传中华民国和光复中华民国的理念,努力让更多的人来认同光复中华民国的道路,二是组成自己团队并团结各方力量在推翻中共专制的民主革命中发挥巨大作用。
    
    应與會者強烈要求,會議結束前填寫了入會登記,並面對中華民國國旗和国父孙中山的畫像舉行了入會宣誓仪式。
    
    

    筹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
    
    在“大中华民国光复会”成立大会上,代表们决定组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作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的中坚力量。“大中华民国光复会”领导成员之一、来自澳大利亚的阮杰先生表示,“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承认并愿意归属现在的中国国民党中央。他说:“为什么叫‘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而不叫别的名字呢?中国国民党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个为中华民族的民主和文明而奋斗的政党,她是发动辛亥革命的同盟会改变而来的,推翻皇权专制、北伐、抗战,最后到了台湾守住了中华民国,真正实现了民主宪政。当然她也有很多问题,但他的历史功绩是不容否定的。我们搞‘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就是要继承国父孙中山创建的中国国民党这面旗帜。”
    
    大中华民国光复会会长辛灏年教授对筹建中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与现在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的关系作出了说明。
    
    辛灏年教授说:“未來‘中國國民黨革命復國委員會’與現存‘中國國民黨’的關係:只要中國國民黨對我們的革命復國方針或贊成和支持,或不支持也不反對,我們不僅承認他們是中央,還承認我們是他們的一部分,如果他們與中共聯手加以反對和破壞,那就委屈求全,各做各的,等到民主復國後再來談黨的統一。”
    
    辛灏年教授还说:“必須說明的是,我們將在中國國民黨革命復國委員會正式建立之前,派遣三人小組拜訪中國國民黨中央,明確說明我們的意圖,希望得到他們的贊成,真誠徵詢他們的意見。這是起碼的禮數。同時,我們也想向他們表明的是,孫中山和中國國民黨的遺產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民的。”
    
    辛灏年教授还补充说:“我未想到出席大會的許多國民黨人士都贊成籌建“中國國民黨革命復國委員會”,猶如各地一樣。從此在中華民國的大陸淪陷區出現了第二個中國國民黨,一個是1948年建立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一個是我們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復國委員會”。前者是中共的花瓶黨,後者是志在民主復國的革命黨。”
    
    阮杰先生对媒体表示,大中华民国光复会和筹建中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以黄花岗烈士作榜样,以三民主义作灵魂,以现在中华民国民主宪政体系作目标,有民国辉煌历史提供道义资源,有两岸三地及海外华人大量天然支持者,有国际社会广泛认知和合作基础,有正统而又民主的旗帜中华民国对付外来中共黄俄。所以,大中华民国光复会和中国国民党革命复国委员会将与以往民运组织非常不同。希望各界支持。
    
    �笾谢窆飧椿嵝畔⒋讲啃挛抛樽酆媳ǖ�
    
    中華民國民国107年
    
    西元2018年5月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https://boxun.collateral-freedom.org)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702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华民国大陆流亡政府设立“刘晓波日”和“刘晓波人权奖”
·中国民主人权联盟欢迎中华民国大使访问西雅图 (图)
·中华民国复兴政府第23号公告
·中华民国复兴政府关于敦促美国政府武�Σ焙岸裾ㄉ�
·中华民国流亡政府上海浙江广东湖南西藏办事处筹备组成立 (图)
·中华民国流亡政府筹备组关于近期时局几点声明 (图)
·中华民国流亡政府筹备组:不承认林郑月娥当选香港女特首 (图)
·欢迎陈忠和先生参与中华民国流亡政府筹备组 (图)
·中华民国流亡政府筹备组: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 决不承认伪中共国 (图)
·中华民国复兴机构呼吁实现“民主中华民国复兴” (图)
·中国泛蓝联盟支持“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 (图)
·中华民国复兴机构声明:美国“一中原则”应该改变 (图)
·中华民国复兴政府二十一个公告目录
·重建中华民国南京政府!中国民主党美国委员会 (图)
·中国社会党强烈谴责中国共产党嫁祸中华民国总统
·中华民国复兴机构三点声明 (图)
·在解体中共的过程中,光复中华民国 (图)
·中国社会民主党致中华民国政府公开信
·大中华民国复兴会104年国庆祝词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十三封公开信
·新华社发布禁用词 没有“一中各表”不提“中华民国”
·习近平变“中华民国”总统! 美“一中政策”变调? (图)
·中共高调纪念孙中山却无视中华民国
·洪秀柱拜谒中山陵 明白讲出“中华民国” (图)
·台媒:柱姐今谒中山陵 带出中华民国 (图)
·湖北荆门市民许光利展示中华民国国旗被当局拘留 (图)
·湖北荆门市民许光利展示中华民国国旗被当局拘留 (图)
·重庆公民冲破阻碍 热烈祝贺蔡英文就任中华民国总统 (图)
·夏立言拜谒黄花岗烈士墓 首次提及“中华民国” (图)
·台湾周三重申钓鱼台列屿是中华民国固有领土
·中华民国公民李宇监督罗江县政府拆迁被人打伤住院 (图)
·美国白宫网站发起请愿:要求尊重中华民国及其国旗
·“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抗议美国政府对“双橡园”升国旗的外交态度
·上海民间纪念抗战69周年,高举中华民国国旗 (图)
·中华民国已有103年 国台办这样来回答
·王郁琦拜谒中山陵,花篮署名未提中华民国 (图)
·腊月29 上海访民500人在市政府集会示威,举牌哥举起中华民国旗/视频
·深圳警察王登朝的中华民国——为王登朝呼吁之四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央视出糗误报 习近平竟成了中华民国总统 (图)
·中华民国1939年曾计划拯救欧洲犹太人 (图)
·中华民国抗日战争名将国民党阵亡录(部分统计96人)
·二战时的中华民国驻英国大使顾维钧夫人黄蕙兰 (图)
·袁世凯“窃国”是误解 没他就没有中华民国 (图)
·中华民国总统;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
·驾机投诚中华民国的解放军每人娶一个漂亮女人做老婆 (图)
·二战后我中华民国的法制和民主程度领先世界
·美英为何46年对内战中的中华民国实施军火禁运?
·台湾展览强调中华民国国军为抗日主力
·1948年中华民国第一届国民大会珍贵老照片 (图)
·中华民国远征军孙立人部入缅抗日作战追忆
·确定新中国国号内幕:曾把“中华民国”作为简称(图)
·农复会与中华民国农业—张宪秋先生访问纪录 (图)
·楚廷:中华民国收复外蒙古和西伯利亚纪实
·九三炮战追忆—中华民国金门县口述历史之三
·日寇荼毒金门追忆—中华民国金门县口述历史之一
·蒋中正: 中华民国与联合国
·中华民国总统告中共党人书/蒋中正
·苏俄指挥中共武装颠覆中华民国
·梁启超M中华民国万岁
·从偏安王朝的辉煌看中华民国的历史价值/北木观察
·正视中华民国,是两岸统一的政治基础 /北木观察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三十三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三十二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三十一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第三十封公开信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洪秀柱主席第六封公开信/叶家林
·曹长青:我的身份和中华民国的猴戏
·谢选骏: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洪秀柱主席第五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第二十九封公开信/叶家林
·中华民国复兴机构:国共两党“洪习会”或“习洪会”谈什么?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二十八封公开信/叶家林
·中华民国(台湾)105岁随笔 /王宁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二十七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第26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的第二十五封公开信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第二十四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第二十三封公开信/叶家林
·致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第22封公开信/叶家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