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新政”对共产党实行安乐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1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五十一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我在上文中与你谈及:“反腐”光反经济腐败,不反政治腐败,这就像是一个医生在对患者实行另类的安乐死。对于恶性肿瘤,既闭口不谈,又不施以相应的有效手术,只是在患者的肌体表皮一再抹点膏药,宽慰患者说:你看,我们一直在对你进行积极的治疗,只要你坚持三天两头抹膏药,你就肯定会慢慢好起来。
    
    事实如何呢?共产党在“反腐”中,“慢慢好起来”了吗?没有。这个党的品性时至今天,并无显见的改善,一如既往是个霸王党、缺德党、僵尸党、虐民党、赖账党、无耻党、饿饭党······在遮天蔽日的政治腐败和政治黑暗中,这个党所绑架的“法治国家”,就连律师精英群体,也一样是能对其“依法”痛下杀手;就连买卖人体器官这般令人发指的罪恶,到现在也尚未被叫停;就连杀人的事都还是可以统一宣传口径,并一再进行强权压迫下的“协商解决”;只因政见不同,就连不让人吃饭这么下流的事情,居然也能旷日持久公然干得出来······
    
    所谓“从严治党”,所谓“惩治腐败”,给以这个党的,还是一个虚假的幻象,是某种刻意无视之下所实施的安乐死,既未让其及时得到有效的手术和药治,也未让国人对这个党的神憎鬼厌因此而有了更多的消减。“新政”在击鼓传花中接过了一个火药桶,更多的时候是在凌空蹈虚,不是在崇本务实中确实致力于消解隐患,而是在行惰政中,年复一年只滴溜溜地把玩一个“反腐”的魔方,而“反腐”反来反去,无非是在围着经济腐败这一个点上兜兜转转,自我深陷,自娱自乐,不了不当,不可自拔,对于更为严重的政治腐败,反而是在视若无睹,迄今未对其做出任何实际有效的消减和遏制。“新政”若长此以往,不是在对共产党实行安乐死,又是什么?
    
    正如我向你阐述过的,经济腐败本是政治腐败的衍生物,无所谓政治腐败,便也无所谓经济腐败,解决不了政治腐败的问题,即不可能真正解决经济腐败的问题。你主导的这届“新政”,在进行这波大张旗鼓的“反腐”中,还是与你的一些前任一样,只将腐败的外延单一锁定在经济腐败,将腐败的分子形式之一,愣是当作了分子范围的全部。说得不客气一些,这是在自设误区,是在自欺欺人,是在播种虚假的希望,是在对危于累卵的这个党构成进一步延误······这种了无新意、故态复萌的“反腐”,不论动作有多大,调门有多高,就其终极功效而言,都委实让人无法为之感到乐观。
    
    这般连年单一操作下去,只是在徒劳地浪费时间,只是在坐失本就剩余不多的契机。党国乌天黑地至此,岌岌可危至此,民怨沸腾至此,若只对表皮施以简单的修修补补,能修补出些什么,这在任何人都不难想象,不用再期待就已能幻灭。“新政”施政多年,国人所见还是鹿走苏台、黑暗无际,人心非但未被收复,反而在进一步流失,这已足见治标不治本的单向性“反腐”,不可能真正做到匡乱反正、枯木发荣。反腐若不能实现大胆的突破,若不能毅然决然将剑锋指向存在已久、非治不可的政治腐败,所谓“救党救国”,就必将是南柯一梦。时间会证明这一点:不反政治腐败,只反经济腐败,这般严重偏离反腐应有之意的所谓“反腐”,不过是在对共产党实行另类的安乐死。
    
    八千万中共党徒,在国已不国面前,在中共的民心尽失面前,多半早已再没有了荣誉感可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和别的国民一样,也同样是政治腐败的受害者。在惩治经济腐败的同时,不再讳疾忌医,对早已泛滥成灾的政治腐败敢于动刀,及时施以必要的外科手术,这对党魁和“新政”而言,不仅是对这个党的生死存亡负责,也是在对八千万党徒负责。在确实有效消减形形色色的政治腐败当中,让这个党的品性有所提升,为其注入新的生机,既是给这个党以出路,以悔过的机会,也是在给党徒以出路,以新生。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让中共党徒从此可以引以为傲自己是执政党的一员,而不再感觉自己俨然加入的是个黑帮,隐约觉得自个已然要破帽遮颜入闹市,使之焕然一新,即可让更多的党员,在内心少了对人民的亏欠,对自我已误入歧途的羞惭和自责。
    
    习近平先生,没有铺天盖地、年深岁久的政治腐败,就没有无处不在、贪风日盛的经济腐败,就没有法治和人权层面的进一步倒退,就没有无耻公权的横行不法、为所欲为,就没有三山五岳的悲声四起、暗无天日,就没有国家机器的锈迹斑斑和一再的反向作为······“新政”若想以反腐为突破口,让一团乱麻的党国尽早变得相对有序,就必得扩大反腐的外延,就必得在制度设计上确实加强对公权的监督和制衡,就必得以雷霆万钧之势,以压倒性的态势,消减、遏制形形色色的政治腐败。否则即使打了再多的老虎,拍了再多的苍蝇,这坛臭不可闻的粪缸上,源源不绝的老虎、苍蝇也还会是生生不息,“新政”再怎么劳心劳力,也不过只是在对共产党实行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安乐死。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21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2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3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3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电话:1306249996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15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政治腐败之下谈何“反腐”?
·廖祖笙:直奔官员钱袋子的“反腐”
·廖祖笙:习近平掐算出1+1=9999.99
·廖祖笙: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
·廖祖笙:党国何处间谍格外多?
·廖祖笙:给政法系打工的习近平
·廖祖笙:习近平给出的四块画饼
·廖祖笙:习近平在美国矫情的“理解”
·廖祖笙:习近平拿政法“老千”没辙
·廖祖笙:死亡威胁近在咫尺,民权何在?
·廖祖笙:习近平舍撒手锏取鸡毛掸
·廖祖笙:与习说诗歌说民谚说典故
·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廖祖笙:边迫害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廖祖笙:我捡到了,我捡到了
·廖祖笙:饿饭是否属于“习近平思想”?
·廖祖笙: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作家廖祖笙呼吁习近平解散恶党
·廖祖笙: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
·廖祖笙:期待习近平只是与虎谋皮?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论坛最新文章:
  • 肯尼亚与中国隆重庆祝庆祝蒙内铁路通车仪式
  • 特朗普斥责朝鲜太不尊重中国了
  • 骂归骂特朗普仍需严肃应对库什纳被曝通俄调查麻烦事
  • 法俄因缘300年普京巴黎行:人权和政治角力
  • 赵壮天涉严重违纪或揭云南反腐重灾区
  • 中国乒乓名人孔令辉被新加坡赌场诉讼追债
  • 网媒踢爆郭文贵之子香港经营Bugatti跑车展厅烂尾欠租
  • 回声报:空客集团在中国市场寻求出路
  • 美国的东亚政策或将走出泥沼
  • 不认九二共识大陆将陆生赴台攻读名额减半
  • 借法俄凡尔赛300年维系马克龙重推与普京对话合作
  • 民调 :议会选举中共和前进党赢得席位最多
  • 全民基本收入:硅谷巨富们的新社会契约?
  • 曼切斯特恐袭案扩大调查 逮16恐怖嫌犯
  • 郭文贵在香港海滨豪宅或涉违章 不排除遭拆或充公
  • 明镜猜测江泽民露面是与胡锦涛较劲还是给习近平添乱?
  • 默克尔不再信赖美国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