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家长来信《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点》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19日 转载)
    
    来源:宜春市共青团
    
    
家长来信《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点》

    
    今日,某地的学校开展向刘胡兰学习的活动,一位家长听后很激动并明确告诉老师不想让孩子那么小参与这么残酷的政治斗争。
    
    家长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如下:
    
    老师你好,不论是哪个领导人倡导别人学习刘胡兰,我都以常识和是非来理解发生在60年前这件听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品质和任何值得坚守的理想。相反包括后来那些心智和谋略非凡的大人物对她的嘉奖和称赞都将是耻辱的记忆。我也同样是在这种斗争、仇恨教育中长大,所幸我最终挣脱。
    
    当女儿还是抱在怀中婴儿的时候我就担心她的心灵被这个社会的阴暗所裹挟。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孩子是在一个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中成长。当一个人的心里从小被种下了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的时候,长大后精神扭曲的果子就会跟随他一辈子。
    
    我想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家长都不会想让自己的孩子像刘胡兰一样,在上小学和初中这个年龄的时候就参与这些残酷的政治斗争,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那么小就被一些大人教导着去杀人,而后又被别人残酷的杀害。所以想到我的孩子被教导去学刘胡兰,我心如刀绞。出于一个父亲的责任,我本能的想为孩子去抵挡可能对她心灵带来的戕害。望老师理解,以后这个活动请允许我们放弃。
    
    谢谢!
    
    ——孩子的家长
    
    这位老师也给家长回了一封信:
    
    这位家长你好!
    
    很高兴能看到你的言论,这至少是独立思考的结果。而且很多人为之赞同,甚至进一步提出应该把刘胡兰王二小之类的“少年英雄”,都悉数请出课堂教育。我只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
    
    每一个英雄都是有其时代背景的。有人说,刘胡兰杀死的村霸,应该交给当地纪委或公安局;王二小带进包围圈的敌人,应该交给八路军的侦察员······你在信中也说,刘胡兰出现在“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的追逐嬉戏的时候”,可这,并不符合事实。当时山河破碎,并不是所有“同龄人”都有追逐嬉戏的幸运的。绝不会有“纪委”或“公安局”去帮你除恶霸,王二小也是被鬼子抓去带路的。
    
    我想你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可能你认为孩子天然就应该是与政治隔绝的,应该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童话世界中。但这并不现实,一张图就可以说明一切。
    
    我们的孩子虽然生活在和平年代,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永远生活在和平年代。大家都想远离是非,远离暴力,远离政治,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离不开政治,也无法让战争之类的伤痛绝迹。有些人为的灾难,躲也躲不了······或者,你躲了,但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邻居没有躲过去。
    
    你孩子这个年纪,不止需要童话,还需要英雄。她早已到了可以有偶像,会去欣赏、仰慕一些人的时候了。你觉得刘胡兰不该是她学习的英雄,不知道该会是谁家英雄,在填充着她的精神世界。这些英雄,真的都不关政治,不带血腥?是屠恶龙的王子,还是蜘蛛侠呢?
    
    学校从来不会把刘胡兰的英雄事迹,说得多么血腥,多么残忍,也从未播洒仇恨的种子。我想这些,都在你这成人的脑海中。你有这样的思维,大概跟最近“污化英雄”的社会环境有关。
    
    让孩子去认识自己民族的英雄,并没有什么过错。没听说过比利时会因为“撒尿男孩”年纪小,而去移除他的雕像。刘胡兰无疑是个英雄,让这么小的英雄牺牲了,是那个时代的悲剧,但我们不能因此否定英雄,甚至要让孩子“远离”。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我想说,这是自私。英雄的挺身而出,往往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大家,才能成其为英雄。你觉得孩子不应该去承受“英雄”的义务,这其实并没有错。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只是在教育她学习英雄的“义”,你觉得这是对她心灵的“戕害”?你让她从小拒绝这样的教育,可有想过,实际生活中,如果没有面对邪恶,面对危险敢于站出来的勇气教育,那么这个人的发展必然是不健全的。这个世界并不总是阳光普照,当狂风暴雨,疾雷闪电,冰雹台风来袭的时候,我们的后代必须有抵挡的勇气,义无反顾的迎击精神。
    
    如果孩子从小不能明白善恶是非,如果像你这个家长一样,永远就等着别人牺牲,自己坐享其成,那得到的命运必然就是抗战初期的那种悲剧:日本人不费一枪就拿下了某城,几十万人被几十个土匪赶得到处乱跑,同样就像不久前刚刚发生的事情:昆明火车站,四、五个人把二百多人杀的伤亡惨重,某几个城市,街头小偷一声呐喊能导致几千人拼命奔逃。这样的例子不是唯一,也绝不是最后。
    
    贪生怕死是每一个人都有的本能,没有人天生下来就勇敢的,天生就不怕死的。但是,如果因为害怕死亡,害怕血腥,那么当血腥和死亡来临的时候,就越没有求生的机会。生活中无数的伤亡惨重的重大事故,往往都是因为人们最怕死,不想死,或者根本就死不了,结果因为害怕,因为没有受到相应的抗挫力,结果就像温室里的花,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早早地凋谢了。
    
    最后说一句,你这样的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但会毁了自己的孩子,而且错误的观念和态度,还将影响许多人。让孩子远离自己民族的英雄,这是可耻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409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草根:最先在网上公开刘胡兰被乡亲杀死真相的人并非北大教授阿忆
·新华社发文称刘胡兰非红军连长小三只是“订了婚”
·刘胡兰的四段婚恋 死后冥婚仅维持十年 (图)
·谁出卖了烈士?刘胡兰继母建国后遭批斗 (图)
·目击者忆刘胡兰之死 曾问刽子手“我咋个死法” (图)
·寻找历史真相 究竟是谁铡死了烈士刘胡兰?(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论坛最新文章: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残奥会会徽正式揭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