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金启孮:普通话其实是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网络 
    
    导读:北京话的语音是满族学习汉文时所说的蹩脚汉语,因为他们是统治阶级,於是他们的话就成了正统的国语。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讲英语讲得极其蹩脚,但如果日本统治了英国,那麽统治者那蹩脚的英语就会成为通用的语言。这种天方夜谭的事儿就发生在中国。现在通行的普通话,其实是操阿尔泰语系的蒙古族、鲜卑族、女真族等等游牧民族学习汉文时所说的蹩脚汉语,但他们成了统治阶级,於是他们说的蹩脚汉语就成了国语。
    
    400年前的北京话:吴语
    
    北京自建城以来经历过了许多个朝代的变迁,自古以来北京话有过多少变化?如何变化?从历史上讲,400多年前的明朝末年,从意大利来的传教士利马窦曾用罗马拼音记录了大量的当时的北京话,这些记录至今尚保存着。从利的记录中可以明白无误地看出:当时的北京话是有大量入声字并且没有zh、ch、sh等翘舌音的语言。这说明了当时的北京话不是现在的北京话,也不是现在的普通话,因为无论北京话还是普通话都不具备这些特徵。同时也说明了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历史都超不过400年,400年前的北京话是明朝的官话(考证为吴语)。
    
    北京出现第二语言:满语
    
    满人入关�け本┽幔诵∏陌踩日我蛩兀税炎辖侵芪�10哩之内的汉人全部赶走而专属满人居住,这个范围称为北京的内城,而10哩之外称为外城。於是,北京城出现了两个社群:满人社群和汉人社群,这是阶级、语言和居住地域等都十分分明的两个社群,北京城也就出现了两种语言:明朝官话和满语。任何语言都是跟人群一体的,当时北京的两种语言的地域差别是:内城说满话,外城说明朝官话。
    
    满语的分化——满式汉语
    
    由於满语是一种北方民族的语言,满人草原、丛林的原始生活以及满族短暂的历史文化局限了满语的成熟水平。可以说,满语是一种比较原始的语言,不论它的发音、词汇以及语法等都十分的原始和不成熟。即使在北京,满语也难以满足日常生活使用的需要,北京的动植物、建筑、日常用品等很多东西都是满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这些东西用满语都很难描述和交流。在满人和汉人之间是这样,在满人跟满人之间也同样无法把日常生活所碰到的东西表达清楚,至於像汉人的建筑工程用语、艺术语言、医学及其它科技用语等高级语言使用则更加无法表达,当时的形势是满语在北京面临无法交流的危机。面对有几千年历史的千锤百炼而成的汉语,满人虽然夺取了中国的政权,然而其语言却难以胜任统治中国的使命。但是满人作为中国的统治者却不得不面对要使用语言的生活政治现实。小至为了自己日常生活的表达,大至为了统治中国的政治需要,满人都迫切需要一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周围生活的语言。改造满语已经是来不及了,满人除了学习和模仿汉语之外别无他法,因此,套用北京汉人的语言(包括词汇和语音)成了唯一的选择,於是第三种北京话出现了——满人学讲的蹩脚汉语(暂且把这种语言叫做满式汉语)
    
    第三种北京话的形成——内城北京话(mandarin)
    
    北京城里的一棵小树、厨房里的一件工具,用满语都无法表达!因为满族人的祖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植物,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工具,这就是当时统治中国的满族人所遇到的严酷的语言现实。满语要继续说下去,除了直接使用北京外城汉人的语言的词汇和模仿他们的语音之外再也没有第二种可能!就像日本皇军学说中国话:“你的,八路的,干活?”一样,北京内城的满人开始了他们艰难的模仿汉语的历程。
    
    但是满语对比汉语有它先天的残疾,首先,入声字一下子就全丢了,这就是汉语同音字增多最根本的历史原因,用满语套学汉语的发音更是不伦不类,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发音最糟糕的汉语。但是,历史就是这麽残酷,满人的这种蹩脚汉语比起日本皇军的蹩脚汉语要幸运得多了,随着使用人口的增加,这种让当时的汉人老百姓笑掉牙的蹩脚汉语成了清朝统治阶级的“共同语言”——这就是早期的普通话(暂时使用英语的称谓把这种语言称为mandarin,读作『满大人』)。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走出北京内城,形成“官话”
    
    随着北京内城的“mandarin”这种蹩脚汉语的形成,在北京内城形成一个固定的说“mandarin”的人群。这个人群就是当时中国的最高统治团体——八旗贵族。“mandarin”成为地地道道的清朝统治者的官方语言——“满清官话”。
    
    具体的时间有待考证,在《康熙字典》中的语音跟今天的普通话的语音还是一定的差别的,但是跟其它汉语方言相比已经更接近今天的普通话了。
    
    从“满清官话”的形成史看,“满清官话”受满语的影响主要在语音方面,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蹩脚的汉语语音系统,而在词汇和语法方面的影响则十分有限,从语言的本质上将,“满清官话”还是应该归属於汉语的一种方言而不应该归属於满语的一种方言,不过这是最糟糕的一种汉语方言。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落地生根,形成“国语”
    
    “满清官话”形成後,随着满清政权在地域上的延伸,操着“满清官话”的八旗贵族也就从北京的皇家内城走向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於是各地的第一行政长官的口音又成了当地的标准口音。并在当地的上流社会向平民社会不断地渗透壮大,最终使“满清官话”成为中国的“国语”。
    
    从地域上来讲,中国的北方是满人活动的主要地区,也是满语化程度最高的地区。而南方的个别地区,像两广、福建等地则由於“山高皇帝远”而受到较少的影响,这也是南方诸语言读唐诗宋词比普通话更押韵更亲切的根本原因,也是清代中国没有着名诗人的根本原因。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mandarin是从北京内城绕过北京外城直接向全中国渗透而形成满清的“国语”的,所以,北京的外城话并不是真正的“国语”——普通话,虽然“外城北京话”一直受“内城北京话”的影响并不断演变,但是,正如北京的内城贵族和外�瞧矫癜傩帐橇礁龌ゲ患嫒莸牧礁錾缛阂谎巴獬潜本┗啊焙汀澳诔潜本┗啊笔歉准恫畋鹨恢碌幕ゲ幌嗤牧街钟镅浴K降摹氨本┗啊币恢笔橇街郑骸巴獬腔啊焙汀澳诔腔啊保鞯胤剿莆降摹氨本┗啊笔导适侵浮澳诔腔埃磎andarin)而不是外城汉人所说的“北京话”。外城汉人所说的“北京话”实际是对中国其它方言没有影响的小语种。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汉语代表语言地位的确立
    
    mandarin经过满清王朝200多年在中国的统治,再经过孙中山政权以一票之优势对“国语”地位的表决,再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宪法上“国家代表语言”条文制订,普通话——汉语代表语言地位已经是坚不可摧。
    
    内城话北京话在北京的消失
    
    从语言史上讲,普通话不是北京话,而只是北京的内城话,随着满清王朝的解体,北京内城的贵族群体也就在北京城里消失了,因而普通话的真正母体在北京城也已经不复存在了。把普通话硬说成是什麽北京话,这在100多年以前可能还有一半正确,但是在今天还这样说大错特错了,因为“北京话”这个概念变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北京话”了。
    
    北方话与鲜卑语
    
    南北方言如此不同,究竟谁代表了传统的汉话?这我们不能不回顾到历史事实。远的不说,汉族语言文化中心本在黄河流域,东晋的南渡和南宋的偏安,两度将文化中心迁往南方。头一次东晋继而宋、齐、梁、陈�宄狈酵耆谙时白灞蔽海葬崾嵌骸⑽魑骸⒈逼搿⒈敝艿耐持沃隆1蔽盒⑽牡墼购铮杉锛聪时坝镌诨北厣跗毡椤1逼胗忠蛳时叭朔炊郧樾鳎雌涞蓝兄踔链蠹犹岢T蚪裆蕉⒑幽弦员奔负醵汲闪讼时坝锿ㄐ械牡厍5诙文纤文锨ǎ春右员背闪私鸪嫒说耐持吻颉>菟稳思窃氐笔焙幽系厍沟搅恕奥司∧芘嬗铩钡牡夭健K蛋琢司褪恰傲蛊题芳贫寄芩蹬婊啊薄�
    
    鲜卑语词在《二十四史》中大量地保存着,仔细对比,和今天蒙古语几乎一模一样。女真语是满洲语的古语,对比女真语词与满洲语词竞“十同六七”。
    
    鲜卑语既同於蒙古语,女真语又同於满洲语,而满蒙语言不管从语词、语法或语调方面又非常近似。那麽,这两种阿尔泰语系的语言在华北前後竟统治有千年之久。尽管隋唐统一於前、元朝统一於後,隋唐和元都是带有极浓重北方民族色彩的王朝,不但没能完全恢复汉官威仪,所说的汉话也早成了胡人的腔调,与南方截然不同。南方语言中至今保存着的“来哉!来哉!”等极近似古汉语的语言,在北方就没有。北方自《元曲》以来记录的极近似今天白话的语言,南方也没有。总体来说南方语言近似文言,北方语言近似白话。任何文字记录语言都是记录当时说话的实况。因此文言所记当是中国古时的语言。南方语言既近似文言,可见南方语言代表的是传统的汉话。北方语言则是新加入的北语(叫“胡语”也没关系),北人说汉语也是“汉语胡音”,这是早有人说过的。因此北京的语音是“胡音”无疑,决非原来的汉音。北京语音调既是“胡音”,语言也是汉胡语言的“大杂烩”、“大融合”。例如下面这一句话:
    
    “我带着哇单客了一趟车站旁边的那条胡同,想买点东西”。
    
    这句话是北京年老的老太太还说的活语言,其中“哇单”(wadnn)乃满语“包袱皮”(兜东西用的),“客”是满语“去”(gene)的筛称,“站”是蒙古语的“站赤”(jam),“胡同”即蒙古语的“浩特”或“河屯”(hoton)。短短的—句话,包含了汉、满、蒙三种语词,语法是汉语法。诏·音和语调却是满蒙的胡音。谁曾料想到一句北京话会这样的复杂,它本身既是民族融合的产物,又是象徵着民族大团结。当然,现在有些少数民族语词在汉语中表面上看不出来了。例如:我在内蒙去过一个村子参观“水土保持”,这个村子名叫“东搟杖”。甚为不解。後来,蒙古族同志告诉我原来叫“东甘珠尔”(“甘珠尔”系藏语),竟讹成了“东搟杖”。“搟杖”者“搟而杖”也。“搟面杖”家家有之,易懂。“甘珠尔”难懂,老百姓且不知其含意,所以按具音近,讹成“搟杖”了。这种情形在语词中不知凡儿?多数已难复原,竟被人认为是汉语词了。其实不是。
    
    所以,清代以京音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官话,为“胡音”无疑。官话通行的范围,即“汉语胡音”扩展的范围。据语言学家的意见,汉语官话方言可分为华北官话、西北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宫话。而北京官话即为华北官话的根据和基础,它的范围包括今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河北、河南和安徽北部的一角。我上述自己实践所得,正和专家所分华北官话区域特点一致。若是从宏观来看,上述四种汉话中的官话方言,那就除去东南闽、浙、赣、湘、粤少数省份和青、藏外,都属於官话方言区。其面积之大更可以想像。
    
    说到这里我再举一例:我在内蒙执教20多年,所教蒙古族学生本来不会汉话的,学会汉话之後,一讲即是正确的北京音。此事令我十分奇怪。南方学生就不行,总带乡音。外国学生更不行,四声都弄不好。此决非蒙古学生聪颖过於南方学生和留学生,必有一定的道理。现有的惟一解释就是蒙古语音与北京语音相近。
    
    这反过来证明,北京话的语音不是汉族(保留在江南的)传统的语音,而是满蒙语音占主导地位的“胡音”,即满族学习汉文时所说的蹩脚汉语,但他们是统治阶级,於是他们的话就成了正统的国语。
    
    (金启孮(1918~2004年),满族,原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所长、教授、《满族研究》杂志主编)

(博讯 https://boxun.collateral-freedom.org)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418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厉害了:老外普通话谈郭文贵事件,相当理性
·普通话真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谢选骏:台湾国语和大陆普通话的差异来自两个党国的南北朝格局
·笑谈普通话(第二节:警民交流精选一) (图)
·笑谈普通话(第一节:鸠呜基本词汇) (图)
·用普通话拥抱全国大市场
·会说普通话的澳大利亚总理/淳于雁
·话说十八大:一如既往的“普通话”
·汉语为加拿大第二大外语 老外流行讲“普通话”
·普通话:过度统一就是变相扼杀 (图)
·我国方言面临“断绝”危险 课堂该不该只教普通话?/王平
·普通话是一种落后的语言/谢云巍
·南方网发文:普通话是一种落后的语言
·普通话一点儿也不性感
·中共治疆再出奇招 张春贤下注普通话 (图)
·王东杰:“普通话”是如何产生的? (图)
·数据惊人:中国4亿人不懂普通话交流
·广东省进一步“消音”粤语佛山10月全面普通话为主 (图)
·广东新闻改普通话 因“习总”音“杂种”? (图)
·广东电视台新闻从粤语变成普通话
·广东电视新闻频道传9月起全普通话播放
·广电总局:主持人要讲普通话 不得模仿方言
·英媒:四亿多中国人不能用普通话交流
·习近平示好媒体 记者大赞最纯正普通话
·汉语成加拿大第二大外语 讲普通话者大增
·教育部长:将大力在少数民族区推广普通话
·伦敦市长用普通话和广东话祝华人"恭喜发财"
·消息称iPhone4S年内能听说普通话
论坛最新文章:
  • 俄专家说中美贸易战北京已乱了阵脚
  • 北戴河神仙会前捧习降温看似是真的
  • 习近平抵塞内加尔:与非洲伙伴合作极具信心
  • 中美贸易战是剪羊毛之争还是大国对峙新冷战?
  • 马哈迪访华前向中资挥动橄榄枝
  • 古巴修宪会议今天结束传允许同性结婚
  • 习近平访问非洲 北京加强中非关系
  • 曾荫权贪小便宜入狱梁振英收巨额台底金还逼人封嘴
  • 中国又曝疫苗造假 权威官媒痛批但无司法跟进
  • 贸易争斗中 阿根廷20峰会今晚能出啥样宣言?
  • 中国当局各地加力抓捕全能神信徒
  • 中兴虽免死然中国高端芯片95%以上疑仍需进口
  • 北京传言纷繁 内部文件令清除19大标语口号再引猜测
  • 逾千人参加维护结社自由反取缔港独游行
  • 放弃美籍的中国教授饶毅访美遭拒签
  • 空巴波音航空展获1400亿订单中国买家要求保密身份
  • 北京八一节来临前下令做好老兵安置严防大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