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1/2)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05日 转载)
    
戒严部队前士兵张世军不满六四镇压,申请退役,遭部队处罚
    
张世军居住的房屋,每逢大雨就漏水
    
    六四29周年之际,当年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前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打破沉默,对外披露当年他和所在的快速反应部队接到命令后,于5月20日从河南营地火速赶到北京的过程。他向本台讲述了军队进入北京后,遭到北京市民阻拦,以及部队强行推进的一些情况。他透露,6月3日,上级下达命令,部队“化整为零“,各营以“走街串巷”的方式,向天安门广场强行进发,途中曾开枪射击。
    
    1989年,中国政府调集多达30万正规军队,进入北京执行戒严令。
    
    解放军的第54集团军,是当时中国陆军重装满员的三个“王牌快速反应集团军”之一,驻地在河南安阳。而张世军所在的162师486团,更是该集团军的精锐部队。29年前,北京的大学生由悼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引发遍及全中国的民主运动。张世军回忆说,当时在部队中,大家普遍都同情学生,认同他们的一些主张:“89年,北京的学生走出校门,走上街头,走进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当时军队里的各种报纸、电视,信息是足够的。大部分士兵对学生是友好的,还都期盼着他们(学生)能再加把劲,能更快更好的促进中国的进步。但是,情况发展变化也很快”。
    
    然而在5月中旬,军队内部的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军队内部营一级的官员,突然全部被换掉了。这个信号非常明显,新来的营长,教导员都是非常陌生的,实际军队控制士兵的应该是在营一级。当时气氛就不对了。军队内部开始搞政治教育,动员。当时我所在的54军162师486团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显了”。
    
    据知情人士披露,在八九民运期间,当中南海高层得知部分军队将领支持学生,不愿镇压学生运动时,开始撤换中高级军官,起用了一批所谓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人。
    
    1989年5月20日之后,戒严部队在进入北京的时候遇到了北京市民的拦截劝阻。张世军表示,事实上,他们部队在离开河南安阳军营的时候,就已经遇到上千安阳居民阻止:“我们是在5月20日早晨八点之前接到的命令,说部队要进京执行戒严任务。我们下午离开军营门口的时候,就被安阳市的老百姓,大概有几千市民,男女老少都有,堵在了军营的门口,不让军队出门,反对军队进京镇压学生,执行戒严任务”。
    
    不过,戒严部队最终突破封锁,于21日早晨抵达北京。张世军说:“第二天天没亮就已经到了北京城下。军队在大兴县与北京城的接壤处当时的丰台区,北京南苑机场南边一带暂时驻扎准备。6月3日下午两点左右,接到了命令。在这之前,军队临时发放了钢盔。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在6月4日凌晨,就是6月3日半夜要到达天安门广场”。
    
    在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居民百姓抵制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在通向市区的各交通要道,用公交车辆横放在马路中央,又筑起人墙阻挠戒严部队。6月初,通往京城的所有路上交通被市民阻断。张世军说,他们接到指示,部队以营为单位,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当时部队预订的路线是以南苑路由南向北,直到天安门。但是我们的部队走到(丰台区)马家堡一带,受到市民的顽强阻拦,部队被迫弃车后退,部队几次试图强行冲过阻拦,但是都失败了”。
    
    6月3日傍晚,54集团军在486团三营面临可能无法准时抵达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下,军队动用武力突破阻挠。张世军说:“我所在的部队是在傍晚时分,在一个空旷的一条河边的地带,直升飞机飞过来,空投了很多子弹,部队装上了子弹,开始往北京挺进。进京路线是说不清楚的,为什么?军队是以营为单位开进的,一个团有几个营,而且在慌乱之中,每一个营都有不同的行军路线,基本上有路就走。大路,小路,穿村过户,大街小巷,有路就去靠拢”。
    
    当晚十点左右,张世军随部队在接近天安门广场时,他所在部队遭到不明射击。他说,有人向部队射击,但奇怪的是子弹打在地�妫骸�6月3日晚上十点左右,我听到了枪声,枪声是从我的西北方向传来的。在行军途中,我所在的部队也遭到了枪击,是在高层建筑物上,有人突然朝军队开枪。发现怪异的是这些子弹都打在我们身边的地上,没有伤到我们一个人。但是枪击带来了一个后果,就是我们部队本能的朝着高楼开枪射击”。
    
    18岁就从军的张世军当年是营里面的宣传干事,他在1989年目睹了军队镇压学生之后,向军方申请退役,被以“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逐出军队。1992年3月,张于山东滕州被捕,并被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罪”监禁三年。近期,张世军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故地重游,感概万千。
    
    “这些年,我们都盼着国家能早一点走向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可我们更多的就是失望。29年前,我作为54军162师,戒严部队的一分子,随戒严部队进入北京。当时的情景始终在眼前浮现,我们希望年轻人的血没有白流”。
    
    他获释后,长期受到家乡山东滕州市政府及警察的刁难和骚扰。每逢所谓敏感时期就遭看守。
    
    他说:“我家里的房子是父母亲留下的,瓦面都要坍塌,每逢下雨到处漏雨。我曾经在2004年申请过公租房,当时的手续非常齐全,但是住建部门拒不接收我的资料。前一段时间,我又去询问他们,当地政府的主建部门竟然说,滕州市政府从2016年之后,就没有再进行新的公租房建设,目前也没有任何房子”。
    
    张世军的住房屋顶,随时面临坍塌。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滕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但无人接听。有关张世军和所在的戒严部队于六四当天进驻天安门广场的情况,记者将在下一集报道。
    
    来源:RFA
    
    ` (博讯 https://boxun.collateral-freedom.org)
4621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完整影像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图)
·六四纪念日来临 谁在心惊肉跳 (图)
·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13:六四屠城及美国的反应
·六四屠城秘辛:副总理之子当天向海外播报真相被抓
·英国解密“六四”档案续:受伤女生哀求,仍被刺刀刺死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中国正走向何方?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图)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机密文件:邓小平六四前称200人死可换20年稳定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网控加强 (图)
·六四当日异议人士沈良庆遭合肥警方传唤 (图)
·中方指责美方六四声明 干涉内政 (图)
·张林:赵紫阳不可能像叶利钦振臂一呼/纪念六四29周年
·六四近三旬 流血让政治改革也成了禁忌 (图)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网控加强
·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图)
·中国人权声明:国际社会必须支持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当局承担六四镇压责任 (图)
·王丹在美纪念“六四” 成立智库“对话中国”
·六四敏感日微信红包禁发89.64 疯狂网控 (图)
·封杀特定微博、禁发红包 中国网络严控六四相关信息 (图)
·民生观察声明:在“真相、赔偿、问责”下昭雪“六四”惨案
·各地华人纪念六四 新生代“快闪”加入 (图)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 网络控制明显加强 (图)
·蔡志国等六访民唱歌纪念六四/视频 (图)
·陆委会:陆方应勇于面对六四 扬弃鸵鸟心态
·六四办祷告会 成都牧师及教友被抓
·中国微博上以89.64或64.89兑换纪念六四 (图)
·天安门母亲:当局监控六四死难者家属 (图)
·29年后, “六四之魂尚未安息 ” (图)
·谢选骏:鲍彤为何装睡胡说六四屠杀是邓小平一人主导
·高洪明: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纪念“六四”,吹响民主革命的号角
·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 /徐永海
·张英:岑建勋开心见到烛光对杯葛没六四情怀打比喻
·栗奇程:谁先说出六四是邓反动政变的?
·胡平:坚守希望——纪念「六四」二十九周年 (图)
·刘晓波:“六四”祭(诗十首1990-1999)
·高洪明: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张英:香港黄雀达人朱耀明牧师六四29周年入狱前回望笑谈“黄雀”
·严家祺:悼念「六四」29周年和纪念赵紫阳诞生100周年 (图)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纪念六四29周年
·高洪明: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八九六四英烈 殉国已是29年 /王玲
·斯人已逝,正义未到:纪念逝去的“六四”代言者 (图)
·林海:悼念六四拒绝谎言
·浅谈纪念“六四”活动方式 (图)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徐永海
·高洪明: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